这几天我们着重讨论了神经系统的感知,尤其是重心的感知训练。今天我们要来到大脑的部分,讨论一下训练大脑的问题。

如果把我们的大脑比作一台电脑的话,那么在这台电脑的某个文件夹中已经写好了处理各种来球的程序,一旦我们的感知系统感知到某种来球,这些程序就会自动运行起来。非常遗憾的是,由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这些程序写好,所以这些程序里充满了各种错误和冗余的信息,导致我们的动作看起来非常的业余。即使我们花费了很大的努力写了一个新的程序(比较规范的正手攻球动作),但是大脑还是习惯性的去运行老程序。最要命的是,这些老程序完全没有删除和卸载的装置,十分顽固。让我们非常的头疼。

业余选手的大脑中,关于乒乓球动作的部分充斥着杂乱和有毒的程序

我们有没有办法掌握大脑运行的规律,把这些老程序删除掉呢?小袁认为是有办法的,打开大脑的钥匙就是进行记忆力方面的训练。

我们上一篇文章谈到了,大脑的运转有“手自一体”的特性,也就是说在处理问题上,既可以无意识的自动处理,也可以有意识的处理。如果我们有意识的去处理来球,那毫无疑问我们会用合理规范的动作去处理。但是在乒乓球运动中,由于速度太快,我们基本上来不及做有意识的处理,只能靠身体的自然反应去击球。而业余球友从一开始打球,由于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这个自然反应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我们的水平一直在低处徘徊。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提出了通过徒手挥拍的练习,首先重塑正确的动作模式,然后通过低强度、大量的、重复性的练习在击球中去巩固这个模式。但大部分球友会发现在上台后我们仍然存在使用旧动作的问题,徒手练习的感觉和实际击球长期无法统一起来。

我们无法直接更改大脑的程序,但是我们通过记忆力的训练,可以记忆来球的特点,对手的动作和大脑在处理球以后给身体下达的指令。如果我们能把这个不够合理的指令用规范的动作来代替,并在大脑中反复重放的话,那么就可以帮助大脑下次遇到类似情况时倾向于选择新的方案,从而达到优化动作的目的。

有的球友说了,修改记忆,这不是科幻小说吗,但我们经过有意识的训练的话,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我们仍然以正手攻球为例,假设我们徒手现在练习的水平自己感觉已经不错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上台练习。我们会发现刚开始的几次击球可能还能够控制,击球板数越多,控制的就越来越差,最终以失误结束。也有可能是开始感觉不好,中间突然有几板感觉不错,然后突然就失误了。

由于小袁在2018年大量练习了正手攻球,通过小袁的总结,这其中有3个点最为重要:

1.对方发球,我方接球的第一板的感觉是否正确,也是需要重点记忆的内容。

由于在第一板接球之前,我方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而对方也是发的练习球,所以如果第一板球无法接好的话,就说明我们的徒手挥拍练习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小袁自己曾经,包括见过的一些球友,在练习的时候,第一板往往是用手把球碰过去,打了几个来回后,才逐渐的加入身体的重心交换的成分。

这实际是一种很“虚”的表现,实际就是大脑的潜意识里仍然不相信我们新练习的技术能够比“稳定”的老技术更好。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即使练得板数再多,旧有的毛病仍然会一直保留下来,到实战中就会重新暴露出来。

所以我们要重点记忆第一板的感觉,如果我们的动作和后面不同的话,要用大量的精力来修正它。

2.回合中感觉最好的球要重点记忆下来。

我们练习正手攻球,实际就是为了提高击球效率。当我们突然找到了一种较好的感觉,借力恰当,手感清晰,节奏令人愉悦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用力记忆这种感觉,并且在一个球打完之后立即进行回忆,也可以与球友进行感受交流,还可以马上进行徒手的空挥加深记忆。这是训练的精华部分。如果我们没有用心去记忆,导致这些在大量练习中不知多久才能碰巧获得一次的优良感觉被轻易忘掉的话,我们的训练效率就会大大降低。到下一次练球的时候,仍然原地踏步。

3.最后一板失误的球要仔细记忆。

一般来说,最后一板失误的球是动作问题最明显的,而且由于后续没有击球动作需要处理,大脑有充足的时间去记录和回忆身体各部分在最后一板击球中的各种感受。比如手上的肌肉绷紧了,僵硬了,手腕乱动了,身体歪了,脚没蹬地之类的,每个人问题不同,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但无论是什么问题,我们都要记住,这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在记住这种感觉后,可以在徒手训练中,把这种错误的感觉和正确的动作进行反复对比,找出自己最需要改进的点,在训练中重点留意这个点。比如手腕乱动是很多球友存在的问题,那么我们在平时就要多注意固定手腕。并且在下一次上台训练的时候,同样在最后失误的这一板上,看看问题是否还存在,是否有所好转。

通过以上三个点,我们在训练身体肌肉的同时,也给大脑留了“作业”。在球馆打球时,以记忆感觉为主,打完球回家以后,也千万不要放松,把记住的这些东西都仔细回忆一下,结合徒手动作开始纠错。因为我们记忆的有好的动作,也有错误的动作,那么我们就在想象中把错误的动作用好的动作代替,并且重放这个过程,最终让记忆中的错误动作都变成好动作。

在训练的初期,我们带回家的可能绝大多数都是错误的记忆,而很少有好球的记忆,但如果我们能有优秀的陪练或者教练带领练习,那我们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好的球打出来。如果我们能够坚持训练记忆力并且回家“写作业”,那么我们的进步会非常快。即使一个星期纠正一个错误的话,那么一个月下来也能纠正四个错误,那么进步就相当可观了。

小袁的球技进步的速度,身边的球友是有目共睹的。有些球友打的不比小袁少,练得内容也和小袁一样,但是进步却很慢,关键因素小袁认为就是是否“做作业”的区别。其他球友存在的问题,小袁在练习中也能够发现,但是大多数人每天来练都是在重复昨天的错误,没有做作业的意识,导致每天都在原地踏步。即使是花钱找教练,做作业也是涨球的必要环节,小袁通过仔细观察业余体校中每天训练的孩子,发现他们也存在相同的问题,没有做作业的意识。小袁2018年初的时候,和体校里五年级的业余小朋友过招还非常吃力,被六年级小朋友吊打,但到了下半年就胜多负少了,目前和全市六年级业余冠军小朋友互有胜负,基本稳赢其他人。这虽然不是什么很高的水平,但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徒手挥拍的练习是有些枯燥的,因为毕竟是重复性的做动作。但是在有意识的练球记忆下,这个练球的过程可以变得略微有趣一些。因为我们通过记忆又回到了虚拟的球台前,处理着记忆中对手打来的自己没能接好或者接的很好的球,我们通过反复的处理这个来球,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为止,然后在下一次上台的时候,检验练习的效果。

或者我们可以不用等到下一次上台,完全可以练一会儿,然后处理一些其他事务,然后再练一会儿,看看是否还能清晰的回忆,并且熟练的作出改进后的动作。如果不行的话,那就说明熟练度还不够。少量多次的练习,中间穿插一些其他活动,也让训练变得不那么乏味。

实际上小袁讲得这个方法,就和现在火热的人工智能话题很贴合。人训练电脑打游戏,并不需要干预电脑的操作。如果电脑的表现不好,比如经常卡死在某一个陷阱,那么我们自然就要修改电脑的程序,让他避免再犯类似的错误。只不过人脑的程序,藏在我们大脑深处,修改起来要困难很多,绝大多数人是没有这个耐心的。

通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们就会养成在训练和实战中“记球”的习惯,能记住的数量和细节的清晰度就会越来越高,我们通过记忆纠错的熟练度也会越来越高,我们的水平提高就上了轨道。长此以往,我们就会逐渐脱离业余乒乓球的平均水平,走上属于自己的高手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