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讲到联想的时候,常常指的是图像联想。图像联想,就是运用我们的想象力,在大脑中形成生动活泼的画面。

我们的大脑对于图像联想的画面,有着非凡的记忆力。当我们看小说、电视剧、电影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就会自动展开联想,往往只需要联想一遍,就能把那些精彩的内容深深地印在大脑之中,然后过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记。

这种神奇的图像记忆能力,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一个“记忆天才”。

这种图像联想的能力,运用到单词记忆当中的时候,也同样能产生非常强大的记忆效果。

有些单词,是非常容易联想的,只要稍微展开想象,就能轻松地记住。

例如前面提到的单词组合:

hound (n.猎犬)---- sound (n.声音)

我们可以这样联想:猎犬的声音都是很吓人的,猎物们一听到就腿软了。

有了上面的想象之后,“猎犬”与“声音”就能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当我们看到hound这串字母的时候,我们立刻就能想到sound(声音),当我们想到“声音”的时候,刚才的联想画面就会条件反射般地跳到我们的脑海中,让我们轻松地回忆出“猎犬”这个词义。

因此,运用图像联想的线索,我们在记忆hound--猎犬的时候,就有了这样一条记忆链,或者回忆链:

hound----sound----声音----猎犬。

这条回忆链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所以,我们看到前端hound的时候,就能够轻松地回忆出末端的“猎犬”。

通过上面的这些例子我们清楚地看到,当我们要记一个陌生单词的时候,要尽可能地从中找出熟悉的内容,这样就可以运用“以熟记生”的记忆原则来进行轻松有效的记忆。

而“以熟记生”这个记忆原则要想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关键就在于联想——具有内在联系的逻辑联想,或者生动活泼的图像联想。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像这样非常接近的单词,有很多吗?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研究,相互近似的单词组合,确实是非常非常多的。只要你留心观察,许多陌生单词,都可以找出与它们近似的熟悉单词。

这里,我们稍微举出一小部分例子供大家参考:

flesh (n.肉体)---- fresh (a.新鲜的)

prey (v.捕食)---- pray (v.祈祷)

meek (a.谦恭的)---- meet (v.遇见)

……

类似的单词组合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当我们的词汇量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容易发现类似的单词组合。

当然,还有更多的单词,尤其是字母数量相对较多的单词,是难以找到与其类似的熟悉单词的,例如:chimney (n.烟囱)、vegetable (n.蔬菜)、migrate (v.迁徙)、occasion (n.场合)等等。

面对这些单词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运用“以熟记生”的原则,把一个单词分为几个小的熟悉模块,然后再展开生动活泼的联想来进行记忆。